电脑版

大股东资金吃紧欲引战投 新华联控制权或变更

时间:2020-05-25 08:32    来源:金融界

近日,受新华联集团引入战略投资人的消息影响,房地产开发、文旅景区开发与运营企业--新华联文化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联”;000620.SZ)股价接连迎来涨停板。

此前,新华联官方微信号披露,新华联集团与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金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双方将合作为新华联集团及新华联文旅适时引进战略投资者,主要原因系新华联集团“今年出现了资金紧张的局面。”新华联公告表示,“上述引入战略投资者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不排除公司控制权变更的可能性。”

新华联集团欲为集团及新华联引入战略投资人,背后有何目的?又将给新华联业务发展带来哪些影响?《投资者网》致函公司,新华联答复称:“经向新华联控股了解,其拟引进战略投资者意在整合资源优势,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实现企业高质量发展,目前上述协议签署双方暂未明确潜在战略投资者,该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

而针对新华联集团资金紧张等相关问题,新华联则表示:“新华联文旅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与新华联控股为不同主体,具有独立完整的业务及自主经营能力,在业务、人员、资产、机构、财务等方面与控股股东相互独立。”面对房地产业务转型受阻导致新华联集团陷资金紧张困局的质疑,新华联回表示,“不存在所谓的转型受阻情况。”

引入战投股价上涨

5月17日晚间,新华联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公告表示,公司股票于2020年5月14日、5月15日连续两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属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

针对新华联股票异常波动的情况,或许是市场受新华联集团引入战略投资人的消息影响所致。

新华联集团携手中金欲引入战略投资者,与集团受疫情严重影响资金紧张密切相关。根据官微信息,今年1-4月,新华联文旅项目、商业、酒店、餐饮、连锁超市等受疫情影响较大。新华联集团总裁傅军在合作协议签字仪式上表示,为克服疫情带来的困难,切实化解资金的风险,新华联集团将适时引进战略投资者,进一步增强自身的造血功能,以实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同时,傅军也表示,希望中金公司能为新华联控股和新华联文旅尽快引进实力雄厚的战略投资者,特别是要注重引进央企或国企投资者,力争打造中国混合制改革的样板,实现企业共赢发展。

受新华联拟引进战略投资者的利好消息影响,新华联股价从5月14日2.68元/股上涨至19日3.77元/股,涨幅达41.20%。

控股股东债券违约

新华联集团官网介绍,新华联集团创立于1990年10月,历经30年的持续快速发展,已成为涵盖文旅与地产、矿业、石油、化工、新能源、投资、金融、陶瓷、酒业等多个产业的大型现代企业集团。目前,集团拥有全资、控股、参股企业100余家,其中包括12家控股、参股上市公司。

新华联控股是新华联集团对外投资的主要平台,根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新华联控股总资产1335.44亿元,净利润13.64亿元。旗下上市子公司主要有新华联、赛轮轮胎(601058.SH)、宏达股份(600331.SH)、科达洁能(600499.SH)、北京银行(601169.SH)等,持股比列分别为61.17%、13.98%、8.63%、9.11%、2.47%。其中,新华联控股是新华联的控股股东。

如今,新华联控股所持上市公司股份接连遭遇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轮。5月12日,新华联公告宣布,新华联控股持有的新华联61.17%股份已全部被被冻结和被轮候冻结。5月18日,科达洁能发布公告称,新华联控股所持公司股份全部被申请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轮。5月19日,宏达股份、赛轮轮胎、北京银行接连发布新华联所持公司股份全部被轮候冻结公告。

新华联控股所持股份被冻结主要因资金紧张引发债务违约。根据上海清算所披露的文件信息,新华联控股发行的债券“15 新华联控 MTN001”、“19新华联控SCP002”、“19新华联控SCP003”分别应于2020年3月6日、4月21日、5月6日兑付本息,但截至到期兑付日终,新华联控股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均已构成实质性违约。统计得知,三只债券到期兑付日应兑付本息金额合计约为25亿元。

新华联控股为何会出现债券违约情况?新华联在在公告中表示,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不可抗力因素的严重影响,新华联控股多项业务遭受重创,经营回款大幅减少;加之持续受到“降杠杆、民营企业融资难发债难”的影响,偿付贷款和债券导致现金持续流出,流动资金极为紧张,导致新华联控股未能如期兑付“15新华联控 MTN001”中期票据应付本息,并因此触发了新华联控股“19新华联控 SCP002”、“19新华联控 SCP003”超短期融资券的交叉保护条款约定情形。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新华联控股境内外存续债券共11支,总金额达102.5亿元,其中有48.6亿元债券将于年内到期或回售。资产负债率高达69.79%的新华联控股,资金需求是其亟待解决的当务之急。

新华联控制权或遭变更

新华联控制权存在变更可能性,正是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债券违约引发的连锁效应。

虽然新华联方面表示,新华联与与新华联控股为不同主体,具有独立完整的业务及自主经营能力,在业务、人员、资产、机构、财务等方面与控股股东相互独立。此次司法轮候冻结事项截至目前暂未对公司的持续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除受疫情影响外,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情况正常。但同时,新华联在公告中也强调:“但若控股股东所持冻结的股份被司法处置,则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因资金紧张引发债务纠纷、所持股份被冻结和被轮候冻结的新华联控股正积极引入央企或国企战略投资者。针对此事,新华联亦表示“不排除公司控制权变更的可能性。”

主营文旅与地产的新华联是新华联控股子公司,也是新华联集团最重要的资产之一。新华联控股资金紧张或许也受新华联业绩腰斩所拖累。2019年,新华联实现营业收入119.88亿元、归母净利润8.21亿元,分别同比下降14.37%、30.80%,而扣非归母净利润仅5.24亿元,较2018年的9.69亿元同比下降45.89%,近乎腰斩。新华联表示“净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系本期房地产业务结转收入较上年下降以及景区开园导致费用化利息增加所致。”

而2020年一季度,新华联由盈转亏。一季报显示,新华联营业收入3.49亿元,同比下降61.1%;归母净利润亏损3.3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亏损3.25亿元。对此,新华联方面将此归结于受疫情影响。

公司业绩表现与新华联业务转型息息相关。早在2016年新华联房地产更名为新华联文旅,新华联便开始向文旅方面转型,但房地产业务营收占比一直在80%以上,文旅项目并未给新华联贡献多少营收。外界有观点认为,新华联房地产业务的转型受阻,是当前新华联集团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

新华联回复《投资者网》表示,公司坚持文旅+地产的战略发展方向,地产是公司现金流的重要保障,也是公司收入和利润结转的重要构成。截至 2019 年底,公司四大景区已全部完成开业运营。新华联强调:“2020 年公司将进一步提升文旅项目销售和盈利能力,文旅业绩可期,不存在所谓的转型受阻情况。”

但值得注意的是,新华联自身也面临着较大的偿债压力。截至2019年底,其负债总额约为433.4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1.67%。同时,截至2019年末,新华联期内的短期借款、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15.85亿元、77.56亿元、67.91亿元,合计约为161.32亿元;同期,其货币资金仅为49.18亿元,无法覆盖到期债务。